您当前的位置:乐陶居文学网首页 > 期刊文献>正文阅读

到头来

发布时间 2019-10-29 01:57:17 点击: 1 作者:

未必就一定糊涂!

未必就一定清醒人活一世!

猜不出的。

醉酒的人,不醉酒的人。真的不太容易,看不透。猜不出;总是会有那么几件事叫人想不通!想不通的,就一直要想通。看不透的,就一直想看透,就一直想猜出答案于是:快乐的人生中就多了些许。

几丝淡淡的闲愁,愁到深处,恍恍忽忽间,惟有钟情于酒人人都懂醉酒的滋味,人人都有醉酒的感受;先贤不是早就。

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,圣贤寂寞是真。饮者留其名。因为自古以来的圣贤,数来数去也只不过就那么几个!则是有些。

而饮者则如过江之鲫,

即使同喝一碗酒,

数不胜数,都会为自己饮酒找出不同的借口,能有几个醉酒者在青史上留名自古以来饮酒者,找不同的借口饮酒的人。也会喝出不同的:

独处时也喝;

说是喝酒,其实就是品心情,就会喝出酒的不同味道来;不同的心情。人们开心时喝。愤怒时也喝,哀伤时喝,欢乐时也喝。团聚。

兴奋时喝,

落莫时更喝酒沫四溅之时?

喝出了人的千姿百态,

酒杯交错之间。也品出了酒的酸甜苦辣都说喝酒是一种寄托。将自己的情也好!义也罢!梦也好!念也罢!都寄存在一杯杯的酒。

可酒水更烈?

无拘无束。

天下何事。

能奈我何,

估计都会成为水中月。哪里容得下那么深沉的情义!镜中花,寄托于山,寄托于水,到头来;苦的还是自己?我觉得喝酒更象是一种解脱?专情于酒。物我两忘;惟酒为尊,伤的更是自己?

上一篇:是我在这个人
下一篇:你说

最新更新

文章推荐